请在Chrome、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。如果需要合作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。

长征前夜毛泽东曾被列入被甩掉的包袱之中

吉林考试院 admin

7月18日,习近平总书记到宁夏回族自治区考察。从北京直飞固原,驱车70多公里到将台堡,向红军长征会师纪念碑敬献花篮并参观三军会师纪念馆。1936年10月,红军三大主力在会宁和将

  7月18日,习近平总书记到宁夏回族自治区考察。从北京直飞固原,驱车70多公里到将台堡,向红军长征会师纪念碑敬献花篮并参观三军会师纪念馆。1936年10月,红军三大主力在会宁和将台堡会师,标志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结束。没有毛泽东就没有长征的胜利。可长征即将开始时,毛泽东的去向和命运,却被卡在博古和李德的手心里。

  把毛泽东送去苏联未遂

  当年在赣南中央苏区的博古和李德,一个是中共中央“一把手”,一个是国际钦差“太上皇”。而毛泽东作为“右倾机会主义”“游击主义”等的总头头,早已成为“控制使用”的“靠边站”干部。但博古、李德怕毛泽东在红军中施加影响,夺回失去的权力,一度想“调虎离山”。

  1934年9月,毛泽东在于都得了恶性疟疾,长征开始的时候,毛泽东身体还没有痊愈。就在毛泽东因为“健康原因”难以经常参加中央高层活动时,博古和李德策划索性“照顾”一下毛泽东,给他一次出国“待遇”,让他到苏联治病疗养去,把这个“不安定因素”送到王明、共产国际和斯大林的眼皮底下“监护”起来。

  博古和李德为此与共产国际执委会积极联系。然而,执委会复电说,现在苏区正是反“围剿”的紧张时期,大家都应坚守阵地,不应让毛泽东离开根据地。

  想让毛泽东留在老苏区

  共产国际不同意毛泽东离开根据地,博古、李德又有了新的意图——让毛泽东和瞿秋白、何叔衡他们一起留下来,蹲在老苏区,使中央从此甩掉这个“包袱”。

  当时毛泽东不知道自己并无转移“资格”。直到转移出发前不久,毛泽东的警卫员去为毛泽东领取行军所需的各种装备物资时,才发现毛泽东被列入了被甩掉的“包袱”之中。

  当年给李德做翻译的伍修权在《我的历程》一书中证实了此事:他们(指“左”倾冒险主义领导人)还打算连毛泽东同志也不带走,当时已将他排斥出中央领导核心,被弄到雩都去搞调查研究。后来,因为他是中华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主席,在军队中享有很高威望,才被允许一起长征。

  作家黎汝清在《湘江之战》中也记述着:带不带毛泽东长征,博古、李德和项英还颇费了一番斟酌。1934年10月7日夜晚,三巨头交换了对苏区中央分局的工作和去留的人事安排。项英叮咛博古、李德要“警惕毛泽东”和“注意周恩来”。他们谈到,是周恩来提议毛泽东应该随军长征,因为他是中央红军的创始人,因为他雄才大略,高瞻远瞩,指挥娴熟,应该在红军中发挥作用。

  同意毛泽东参加长征别有用心

  而博古、李德最终同意毛泽东参加长征,也自有其用心。他们反复权衡,认为带毛泽东长征利大于弊。毛泽东在军内已无职无权,在路上起不了多大作用。如果把毛泽东留下,项英的苏区中央分局书记就可能当不稳,毛泽东很可能在苏区原来的深厚根基上东山再起。李德、博古不愿看到这个局面出现,宁愿冒着风险带毛泽东踏上长征路,置于自己的眼皮底下。因此,他们以虚心接受意见为名取得了周恩来、洛甫的支持,收回成命,批准毛泽东随军转移。因为毛泽东当时正在发疟疾,“摆子”一来就得躺倒,博古又特批他享受重伤员王稼祥同样待遇,让他发病时可以躺在担架上作为病号随队行军。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